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致命女人90年代深圳“六魔女”落网记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2-08-26

  1993年7月16日,深圳宝安区非常偏僻的一个山村-上合村,一户果农打电话报警,声称在自己家的荔枝园中发现了一具男尸。宝安区公安分局立刻派刑警赶到现场。

  在荔枝园深处,一具被尼龙绳和铁丝牢牢捆绑的男尸蜷曲成一团,口鼻被胶带封死,脖子上还有一根绳子。天气很热,尸体已经高度腐败,散发出阵阵恶臭。

  东莞市公安局曾在7月6日发来协查公告,东莞市一家出租车公司的出租司机张某失踪了。宝安区公安分局立即联系家属,过来辨认尸体。经确认,死者正是出租车司机张某。

  张某,今年30岁,7月5日下午,张某开着皇冠130出租车交班之后,就消失了。东莞警方接到报案后,经调查发现,张某最后拉客的地点是在东莞市东方酒店大门口,根据同公司的司机回忆,似乎是一对年轻情侣拦了他的车。

  根据现场分析,凶手作案手法熟练,尤其杀人、捆绑、封嘴、抛尸都非常很有经验,而且基本没有留下什么线索。凶器、绳子和其他作案工具,都是到处可以买到的东西,无法追踪。而且作案目的非常明确,就是杀人抢车。

  根据歹徒作案手法,警方认为凶手绝对是惯犯。而且这并不是宝安区第一起出租车司机被杀案件。近半年内,还有2名出租车司机被杀,同样也是车辆被抢走。

  第一个出租车司机是在同年3月份遇害,他被抛尸在一个水塘里,司机头部有高达40多处打击伤,背部还有几处刀伤,被刺穿了肺部,他驾驶的桂冠牌轿车失踪。歹徒极为凶残,但明显作案手法并不熟练,看来有可能是第一次作案。

  第二名出租车司机是被勒死的,没有见血,被抛尸到了垃圾场,同样也是驾驶的蓝鸟牌轿车失踪。半年内连续发生了三起杀人抢车的案件,作案手段凶残,影响恶劣,属于连环作案,深圳警方对该案件非常重视。

  由于凶犯抛尸地点隐蔽,当时也没有摄像头,所以线索很少。但是一般来说,赃车是大东西,并不容易脱手,比较容易追查。可警方走遍深圳的旧车市场,也毫无收获。看来,歹徒有成熟的销赃渠道,赃车应该已经被转移到其他城市甚至其他省。

  更可怕的是,这三起案件仅仅只是开始,在随后的短短一年内,又发生了18起同类案件。

  1993年8月18日,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分局接到财政局报警,说他们小车队的司机吴某突然离奇失踪。局里反映,8月17日晚7点,司机吴某驾车将局长送到深圳机场登机,独自驾车返回后,就失踪了。

  一周后,警方在广深高速公路B10段山路边的一个污水井里,发现一具尸体。根据家属辨认,此人就是失踪的吴某。这已经是第4起了。

  9月10号,宝安区某公司副总经理陈某,晚饭后,开一辆崭新的凌志车,去距离机场不远的一处洗车场洗车,就此失踪。

  5天后,石岩镇料坑果场,一个打农药的农民发现草丛中,有一具布满蛆虫的男尸。后经辨认,此人就是陈副总。

  直到1994年6月,前后有十多起类似案件发生。地点全部是在深圳宝安区,抛尸地几乎都在机场附近。

  已发现尸体的死者都是被勒死的,还有7名失踪人员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。所有失踪者的车辆,也全部失踪。失踪车辆除了一辆为面包车外,其余都是高档轿车,其中有一辆奔驰560型轿车,价值约78万元人民币。

  显然,歹徒作案手段基本相同,都是将这些男人欺骗到偏僻的地方,然后将其杀害,抢走车辆。

  但让警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受害者身份有着极大的差别。他们既有吴某这样的收入平平的政府部门专职司机;也有陈副总这种相当富有的老板;甚至还有一位是丰顺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。

  之前被害的出租车司机张某等三人,开的车都属于运营车辆,歹徒趁打车坐上车,比较容易理解。余下这十几人开的都是非运营车,歹徒又是如何轻松乘坐上这些车辆的呢?

  要知道,这些受害者中有几位属于颇有些社会阅历的人,比如陈副总,正常来说,这些人应该是极难受骗的。

  甚至那个公安局副局长曾经哭诉说:“我儿子从小看我办案抓坏人,也算是半个警察了,什么样子的骗术他没见过!我怎么也不相信,他会被歹徒轻易骗到哪里去杀害了!”

  虽然这些歹徒穷凶极恶、作案手段隐蔽,但公安干警还是在不断地调查中,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。

  有2名司机报警说,在机场附近,一个打扮妖艳的年轻女孩搭车。女孩上车以后,自称是小姐,对他们百般挑逗,让他们去自己的按摩院接受服务。

  这2名司机比较警惕,断然拒绝。这个女孩见引诱无效后,顿时神态慌乱,要求下车,女孩下车后立即打车离开。这种搭车兜售按摩服务的方式,让他们觉得十分可疑,就先后去公安局报了警。

  至此,歹徒作案的方式才露出了马脚,他们应该是利用女孩的色相,先是引诱司机,然后把他们引到作案地点,将其杀害后抢走车辆,然后趁夜抛尸。就在警方终于明白歹徒作案手段,开始紧急侦破之时,案件又有重大突破。

  1994年6月6日,深圳宝安区医院报警,群众送来一名重伤受害者。这名受害者李某的车辆停在路边,有群众见其昏迷过去,把他送来医院,医院立即报警。

  警方马上赶到医院,李某头部和颈部伤势严重,万幸的是尚不致命。据李某描述,在机场,他遇到一个年轻性感的女孩搭车。女孩上车后,说自己是色情按摩女郎,挑逗他去按摩院接受。李某动了色心,跟着她来到一处出租屋。进屋之后,女孩借口离开。

  这时候,李某发现,出租屋比较简陋,还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,根本不像是做皮肉生意的场所。他突然想到最近传说的司机失踪案,心中顿时发毛,就赶紧下楼准备离开。

  他刚走下楼梯,一旁突然冲出来几个男人,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,还有人试图拿绳子勒住他的脖子。李某仗着身强力壮,努力挣脱,忍住浑身的伤痛,咬牙将车辆开出院子,开了十几公里后才敢停下,头部的伤口让他昏迷了过去。

  遗憾的是,由于受惊过度,李某已经记不清出租屋的位置,只是描述出了女子的长相和口音。他的描述同之前2个司机不同,李某说女孩有明显的江西口音,而之前报案的司机则说女孩是贵州口音。

  警方根据以上信息总结,这应该是一个团伙作案,有多名女孩参与犯罪。根据此团伙连续2次失手,却仍然做第3个案子的情况分析,这伙歹徒恐怕没有什么钱了。为了生存,他们恐怕还会不顾一切冒险作案。

  从1994年6月6日开始,警方安排大量警力24小时蹲点,重点在机场附近严密布控,准备抓住几个做诱饵的女孩,打开本案突破口。一转眼,时间过了20天,几十名侦查员仍然没有发现可疑女孩。

  直到6月26日,侦查员终于有了发现。在候机厅门前,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低胸性感连衣裙的年轻女孩,连续拦了几辆车。因为女孩拦的都是私家车,且全部是好车,这让侦查员立刻警惕起来。

  侦查员发现,这个打扮妖艳的女孩,和2名报案司机的描述很相像。很快女孩上了一辆丰田轿车,离开了机场,她又找到猎物了。

  警方出动了几辆警车,沿着机场高速公路追击,抓住了这个性感女孩后,立即连夜进行突审。这个女孩虽然年纪不大,却也不是省油的灯。

  她百般抵赖,拒不交代实情。她说自己叫庄萧鸣,今年20岁,是贵州贵阳人,她是来深圳做按摩女的,这次是为了省钱而搭车。

  审讯室里,警察问女孩:“你自己想想?我们为什么抓你?你年纪轻轻,不要为了别人毁了自己。”听到这里,女孩忍不住哭了起来:“不关我的事,我也是被逼的。”

  “现在给你机会让你说,你说了就算是立功,可以宽大处理。你要是还不说,以后可别后悔。”

  女孩愣了一下,紧张地问警察:“我问你们,我就是负责把司机带回去,其他什么都没做,要判多少年?会不会是死刑?”

  随后,女孩交代她真名叫做刘喻香,江西省宁都县人,半年前来广东省丰顺县喇叭厂打工。2个月后,她认识了出手阔绰的男友邱德喜,很快就和他同居了。

  他们和其他两对情侣一起,住在一处出租屋内。开始的时候,邱德喜告诉她,他们16个人一起做走私汽车的生意,老大叫张初强。跟了邱德喜之后,他们生活奢侈,整天吃喝玩乐,花钱如流水,又没有收入,刘喻香觉得很爽快,也没有多想什么。

  因为邱德喜让她和另外两个女孩打扮的暴露妖艳一点,去机场骗司机来出租屋。刘喻香问他把司机骗来干吗?男友邱德喜说是搞仙人跳敲诈,将司机吓跑,然后将他们的车子卖掉。在男友的一再要求下,刘喻香不得不前后三次,去机场诱骗司机。

  不过,因为刘喻香胆子比较小,她连续三次都没有成功,第三次就被警察抓住了。面对警方质问,刘喻香最终承认,以前的杀人劫车案子都是他们这个团伙干的。

  根据刘喻香交代的出租屋地址,警方立即对这伙歹徒进行抓捕。这群家伙也很狡诈。他们发现刘喻香彻夜未归,知道出了事,第二天一大早就仓皇分头逃走,抓捕没有成功。

  根据刘喻香的交代,警方很快锁定了张初强和邱德喜和另外两名女人的身份。经过紧急抓捕,先是张初强在丰顺县老家被捕,随后邱德喜在广州沙河表姐家落网。

  这些人被捕后,香港免费料资大费,也没有负隅顽抗,很快就交代了其他同伙的去向。于是,这个多达16人的团伙终于浮出水面,其中10名是男性,6名是女性。10个男人中,9个人曾直接参与杀人,1人负责销赃,没有直接杀人。

  至于6名女性,也就是六魔女,全部是作为诱饵去引诱司机的人。在2个月内,16名案犯分别在广东、江西、贵州等地全部落网。这16名案犯被捕后,都供述团伙真正的老大不是张初强,而是貌不惊人的张小建。让人吃惊的是,这群歹徒包括张小建在内,都非常年轻,都在20岁左右。

  张小建年纪最大,也不过26岁。负责拉人的六魔女年纪更小,年龄最大的谢秀云不过23岁,最小的文亚纳才19岁。

  张小建交代,他们本来都是去深圳打工的工人。他们之所以如此疯狂杀人劫车,只是为了两个字,赚钱。六魔女之一的谢秀云,很直白的说:我问你吧,没钱做人还有什么意义。她还说:司机死就死吧。又不是我杀的,关我什么事!

  当年深圳工厂,工人们都是三班倒,一天工作12个小时,一周工作6天,还经常加班,不仅辛苦,而且赚钱也很少。这16个人都是好逸恶劳的年轻人,根本不愿意在生产线上吃苦。

  张小建几人,又都是爱好吃喝嫖赌的家伙,工厂那点工资也根本不够用。他们都羡慕有钱人纸醉金迷的生活,为此几个人一拍即合,就开始了一次又一次杀人抢车的勾当。

  据张小建回忆,他们第一次杀人,几个人都有些心慌。他们先是捡起石头,对着司机头上猛砸。司机被他们砸得满头是血,昏死过去。四人将尸体拖下车,正准备抛尸。没想到被拖动中,司机突然醒了,苦苦哀求他们:车子和钱都拿去,给我留一条生路吧。四个人没有理会,再次猛砸司机头部,将他头骨都砸变形了。

  随后,他们将尸体抬到公路下的池塘边,扔了下去。没想到,生命力顽强的司机竟然又醒了过来,还在水中挣扎。张小建大惊之下跳入池塘中,用匕首连刺数下,将司机活活刺死。

  第一次杀人后,四人非常紧张,颤抖着将车开回丰顺卖掉。张小建供述:当时脚很软,几乎踩不动油门。丰顺是有名的赃车销售基地。收车的车贩子明明看到车子里面有血迹,仍然照收不误。张小建他们每个人分得了1万。

  要知道,在1993年,1万元已经相当不少了,普通人月薪不过一二百元。在张小建他们手中,这1万元不过短短1个月就挥霍一空。张小建交代:钱都用掉了,不是赌博就是找女人。

  陈伟祥更是说:我都用来找女人了。我前后找了不下100个!钱用完了,他们就又要再作案。此时张小建反而没有了太多顾虑:反正已经杀了人,杀十个和杀一个有什么不同?随后,就又有了后来的十几起案件。

  在后来的抢劫过程中,www.353502.com,因为事故频发,出租车司机已经产生警惕,不得已,他们只能把目标改成高档私家车,同时也改变了策略,让团伙里的女人去色诱司机,把他们骗到出租屋,再将其杀害。

  这时候团伙已经扩大到16人,其中6名是女性,也就是六魔女。先是财政局的司机吴某,被付红琼等三人引诱走,兴高采烈的。结果刚进出租屋,吴某就被张小建他们扑倒,用电线活活勒死。

  陈副总经理也是一样。洗完车后,他被三个女人引去出租屋接受按摩,结果一命呜呼。其余十多个男人,包括警察局副局长的儿子,也都是同一个套路送的命。

  这个16人团伙,14个月内疯狂作案21起,其中3起未遂,杀死17人,重伤1人,抢得汽车18辆,价值629万多元,获得赃款100多万。

  六魔女中,仅仅付红琼就参与作案6次,杀死6人,抢得汽车6辆。其余4个女人都参加了杀人抢车。只有最后加入的刘瑜香,3次都未遂。

  主犯张小建参与作案11次,杀死10人,重伤1人,抢得各式汽车11辆,价值人民币307万元,从中分得赃款18.8万元。

  张小建、付红琼团伙是深圳开放以来,最为重大的杀人劫车案件,社会影响极为恶劣,政府决定严厉惩处!直接参与杀人的15名歹徒中,有13人被枪决。3次作案未遂的刘喻香,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。另外,付红琼的姐姐付立敏判处死缓,因为她只参与了一次杀人,且不知道张小建是要将司机杀死,因此从轻判决。

  这些男人凶残狠毒也就罢了,让人吃惊的是,六魔女的残忍丝毫不亚于男人。这几个年仅20多岁的年轻人,因为自己的无知、贪婪和残忍,仅仅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,就制造了这么多起命案,简直是来自地狱的恶魔。

  六魔女之一的主犯付红琼更是无知的让人哭笑不得。她文化程度低,一直认为自己没有杀人,坐不了几年牢。在当庭被宣判死刑时,付红琼竟然当场就昏了过去。

  作者/主播:丁小柒,喜马拉雅【炎小宁和丁小柒】主播。30+女性,热爱生活,喜欢写文。花若盛开,清风徐来!希望以自然生动的声音,带你走进不一样的女性故事世界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