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孙武千里奔吴孙膑首选魏国!两代兵圣为何都不愿效力齐国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2-05-12

  大约公元前512年左右,孙武离齐千里奔吴,献孙子十三篇于吴王阖闾,开启了一段不算成功的吴国之旅。

  大约公元前360年左右,孙武后代之一孙膑,学艺下山首选魏国,惨遭庞涓陷害之后,得到齐国使者相救,才会阴差阳错地去了齐国。

  作为中国的兵家之圣,孙武与孙膑一生都充满了传奇,但也留下了不少谜团,其中之一就是两人都是齐国人,为国效力本是军人荣誉,为何两代兵圣没有为国效力之念?

  君择臣、臣择君,良禽择木而栖,为他国效力的名人数之不清,鲁国孔子周游列国四处求官,吴起先后为多国效力,张仪骗了魏国最后还到魏国为官,苏秦身挂六国相印,商鞅、吕不韦、李斯、伍子胥等等皆是如此。

  尤其张仪之流,欺骗了故国魏国之后,最后还堂而皇之地跑到魏国做官,在后世看来非常不可思议,张仪毫无疑问的是“魏奸”,给魏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,应该要被处以极刑才对,但春秋战国就是这么神奇,一方面列国相争渴望人才,一方面当时没有国家意识,人才只是为各个周天子或诸侯服务,诸侯不重视他,自然有权力为其他诸侯服务,因此春秋战国可以说是跳槽最没有道德压力的时代。

  时代氛围如此,孙武与孙膑不为齐国效力(孙膑没有首选齐国,下同),并不让人惊诧。

  但仔细再看就会发现,绝大多数效力他国之人,都是一些小国或弱国人才,商鞅吴起是卫国人,张仪是衰落的魏国人,鲜有大国强国人才流向其他国家的,大国人才流向他国往往都是因为政治斗争失败。可见,孙武与孙膑不为齐国效力,时代氛围是一个原因,但并非根本原因。

  先秦时代,如今能被我们记住的名人,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有贵族身份,在那个王侯将相皆有种的时代,身份低微之人难有出头之日。根据史料记载,孙武与孙膑出身极有可能都比较差,在顽固保守的齐国难有出头之日,于是才没有选择齐国。

  《唐文续拾·卷十四·唐幽州内衙□将中散大夫试殿中监乐安郡孙府君神道碑》记载,孙武与孙膑是卫国卫武公之后,卫武公有一后代封于“孙”地,名字叫孙武仲(孙姓始祖)。公元前547年,卫国爆发内乱,卿大夫孙林父被逐出卫国,当时他的一个儿子孙襄被杀,另一个儿子孙嘉恰好出使齐国,有人猜测孙武是孙嘉在齐国生下的儿子。由于孙嘉落难齐国,加之阖闾面试孙武时的刁难,大概可以推测孙武可能只是“天子—诸侯—卿—大夫—士”贵族五级体系中的士。由于出身低微,在齐国找不到出头机会,于是孙武投奔了吴国,百年之后孙膑出身更是微不足道,很难在齐国出头,所以才跑到师兄庞涓那里寻找机会。

  《唐宰相世系表》记载,齐国陈无宇之子书(陈书或田书)伐莒有功,齐景公赐孙姓,孙武是陈书的孙子。齐国陈无宇一族又称田氏,就是后来田氏代齐的田氏。但这一说法不太可信,先秦是否存在赐姓、以及陈书离奇经历(公元前484年陈书被夫差俘虏)等暂且不谈,如果孙武与孙膑是田氏族人,孙武在田氏代齐之前奔吴,但孙膑出道时田氏已经代齐,以王族身份在齐国找一份工作不难吧!另外,与孙武名声不显不同,孙膑早就名显齐国,连齐威王都邀请他做官,如果孙膑是田氏之后,为何齐王不打亲情牌,史书上也没有一点记载?

  笔者认为,孙武与孙膑更可能是卫武公之后,因为家族落难,导致他们身份越来越低微,又可能存在振兴家族的念头,所以在齐国找不到出人头地机会之后,孙武才去了好战的吴国,孙膑去了战国第一强的魏国。与之相应的是,孙武与孙膑是田氏之后的说法,很难解释他们为何先后都不为齐国效力。

  作为屹立在齐鲁大地上的齐国,人多、钱多、商业活跃,战略上没有后顾之忧,比秦国的战略环境好多了,为何齐国几乎一直难以成为超级强国?田忌赛马或能说明一二。

  晋楚城濮之战后,战争方式已经出现变化,“兵者,诡道也”初现苗头,百余年后孙武彻底挑明,战国之后真正从“崇礼”转变为“诡道”。但孙膑来到齐国之后,却发现齐国还很遵守规则,于是孙膑使用巧计帮助田忌赢得赛马,这就是田忌赛马的故事。固然可以说赛马本是游戏,大家本该遵守规则,但参与游戏可都是齐国大贵族,不乏统军大将田忌之流,因此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示齐国在用兵思想上也很顽固保守。

  顽固保守的齐国,灵活诡异的孙膑,两者在兵法思想上必然存在难容之处。幸运的是,孙膑遇到的是田忌,与雄才大略的齐威王,如果换一个环境,孙膑在齐国可能不被认可而一事无成。若非齐国使者相救,若非孙膑惨遭膑刑行动不便,可能孙膑怎么也不会选择齐国。孙膑出道之时,中国早已进入战国时代,“兵者,诡道也”基本已是共识,连孙膑与齐国用兵思想都可能存在比较严重冲突,那么可想而知孙武之艰难了。

  超前一步是天才,超前十步是疯子,孙武在齐国提出“兵者,诡道也”,即便不被认为是疯子,估计也很难不被无视。

  齐威王时期,“使大夫追论古者《司马兵法》”,就是让人补全失传的姜子牙的《司马法》,于是把司马穰苴的著作也附在其中,编成《司马穰苴兵法》,而司马穰苴(田穰苴,田氏族人,司马是职位)只比孙武早上一代,因此通过研究残存至今只有五篇的《司马穰苴兵法》(也称《司马法》)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发现孙武与齐国用兵思想的冲突。

  《司马法》的战争观是八个字,即“以仁为本,以义治之”,在此基础之上包含了三个核心观点:一是“杀人而安人,杀之可也”,二是“攻其国,爱其民,攻之可也”,三是“以战止战,战之可也”。与之战争观大不相同的是,本港台开奖视频现场直播www.www-ms6666.com!《孙子兵法》的战争观只有五个字,即“兵者,诡道也”,彻底推翻了春秋军礼制度,直指战争是一场为了胜利而不择手段的游戏,是“廉洁可辱,爱民可烦”、“侵掠如火”、“兵者,诡道也”。

  一方面是齐国固有用兵思想,坚持这一思想的基本都位高权重,一方面是出身低微的孙武,提出截然相反、凶狠残忍的兵法,因此孙武在齐国难有前程可以预见,甚至孙武还曾遭到齐国很多贵族的嘲讽。

  由孙武与孙膑的经历可见,作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大国,齐国一直缺乏自产自销的绝世名将,绝不是偶然,而与保守的用兵环境密切相关。

  综上可见,孙武与孙膑之所以不为齐国效力,根本原因应该不是他们不想,而是齐国的国情原因,很难让他们有出头的机会,所以不仅是两代兵圣,之后的吴起、商鞅、张仪等也没有投奔齐国。如果齐国改变用兵思想,重视孙武、孙膑等之类的人才,或许基础更好的齐国会取代秦国一统华夏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